当前位置:上海伍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资讯女大学生做裸模挣学费 办展览称未“坐台”
女大学生做裸模挣学费 办展览称未“坐台”
2023-01-02

前日,苏紫紫接受采访。她的房间挂满字画,都是她自己所作。

对话人物

苏紫紫 女,中国人民大学艺术系二年级学生,人体模特。1991年,出生在湖北省宜昌市,自幼父母离异,在爷爷和奶奶呵护下长大。

中国人民大学的本科生,每场五百元报酬的全裸模特。两个天壤之别的身份,让90后的苏紫紫(艺名)陷入争议的漩涡。有人说她是自强自立,有人说她所谓的艺术离色情只有一步之遥。2010年年底,人民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,苏紫紫自办的《Who am I》艺术展低调开幕,展出自己的人体照片。尽管校方屏蔽了一些照片,不少学生还是被这种“大胆”震惊了,就连母亲也认为苏紫紫“神经病”。这个不满20岁的女孩,有着怎样的经历?如何面对争议和不解?昨日,本报记者对话苏紫紫。

打K粉“坏女孩”考上名校

记者:听说你小时候很叛逆?

苏紫紫:我父母离婚比较早,我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。那时候不懂事,抽烟,打K粉,打架骂人,是叛逆的坏女孩。跟家里闹脾气,离家出走,后来警察把我带回家。

记者:怎么考上人民大学的?

苏紫紫:我家遇到难事,房子被拆了,奶奶住进医院。家没了,看到奶奶成那样,很无助,很绝望。我没办法,去市政府告,那天大雪,我在市政府门口站了一个多小时,没人搭理我。后来,我跪下来了,还是没人搭理我。连保安都藐视地看着我,就想说你告也没有用,你来干吗?为什么会这样,我们为什么会受欺负。这件事后,我发誓要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。

上大学为交学费做人体模特

记者:怎么想到做人体模特?

苏紫紫:我上大学,家里实在没钱,只能靠自己去挣学费和生活费。那时候做勤工俭学,经常打零工,做过促销员,还做过平面模特。一次,我跑到一家酒店应聘模特,进门才发现招“坐台小姐”,他们玩文字游戏。2009年12月中旬,我在网上看到一家摄影工作室招聘人体模特,每天500元报酬,连续拍摄10天。我打电话,跟女老板聊得很投机,就约定时间视频试镜。

记者:当时有过犹豫吗?

苏紫紫:我在课堂上画过人体,但自己做人体模特还是想了很多很多。第二天下午,我趁着上课的空隙溜回女生宿舍,打电话约女老板上网视频面试。我当时也怕遇到骗子,要求对方不断切换摄像头,后来确定是真的。女老板让我脱光衣服,站在凳子上展示身材。

记者:紧张吗?

苏紫紫:宿舍里只有我一人,我还是很紧张,像做贼一样。我扯下被单,挂在宿舍的窗户上,然后快速地脱掉衣服,打开日光灯,站在凳子上随意摆了几个造型。女老板很满意,让我尽快去上海拍摄。后来突然紧张起来,想到今后可能将面临巨大的世俗压力。

“你都脱了,还装什么清纯”

记者:拍摄顺利吗?

苏紫紫:女老板很有经验,她让我拍照时把眼睛蒙起来。我当时没有细想,谁知拍完后,看到几个摄影师笑得不对劲。后来,一个摄影师单独约我吃饭,他告诉我被拍了很多走光照片。我当时也不知道签合同,这个摄影师说我太单纯,提醒我别人可能会把照片卖到色情网站去。

记者:你听了就不害怕?

苏紫紫:一开始我不相信。第7天的时候,来了一个50岁的摄影师,想让我去卧室单独拍。我一开始不肯,女老板就让我帮她忙,我只好配合。这个摄影师一开始蛮正经,拍着拍着,突然让我摆一些令人难堪的姿势。我不同意,这个摄影师竟然骂着说:你脱都已经脱了,还装什么清纯?

记者:现在做人体模特是签合同吗?

苏紫紫:这次之后,我每次都签了协议,